TVBL/2R 最近想产粮然而基本废了
港圈文都是黑历史请慎重点开x

【大概是猎奇/TVBL/主2R】穹顶暗鸦(第五章)

Chapter 5

树影摇曳。

窗外漆黑的夜空与窗内浅色的房间布置形成明显反差。Ron在仪器的包围内沉睡着,面色较之前稍微好了一些,但还是苍白。他睡得很自然,头朝病房门的方向侧着,露出一大截脖颈。

Ron此刻真切地沉睡在白色的牢笼里,完全看不出他曾经残忍嗜血得像只凶兽。Bosco轻轻摩挲着手里的怀表,站在病房外的玻璃前静静看着,剑眉微皱。Bosco依旧是难以抹去他对那样的Ron的印象。

一个人的阴暗面暴露出来时,连他的人格是否真实都让人质疑。Bosco不是初见Ron,但看见真实的Ron,他还是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是唯几的熟悉Ron的人。

不过Bosco比起Ron的病情,此刻更加好奇的还是三哥当时听他讲述时的反应。他敬重三哥胜于他对三哥的亲情,三哥永远都是冷静而理性的,对下一步的决策总是果断又不失理智。很难想象还能有什么东西让三哥一瞬间沉下脸。

Kevin在Bosco身后站着,他犯了烟瘾,很急躁地想找根烟抽。但医院不允许抽烟,他又不能离开Bosco半步。上次的事他差点被三哥丢去喂狗,现在对Bosco的保护也不得不更加小心一些。他很不悦地望了眼玻璃里的Ron,冷冰冰的手掩住口呼出一团温热的白气。

好在Bosco很快便好起来了。Kevin看着Bosco站姿挺拔的背影,安慰着自己。

安静的走廊突然响起不和谐的推门声。

“Bosco?”苗侨伟看见Bosco两人的身影,皱了皱眉。他身后站着一队保镖,还有一个穿着医生制服的人。

“三哥。”Bosco转头礼貌地微笑,Kevin也忙点了点头。他并未事先通知过三哥,这时候他本应该在应酬着商界人士,三哥意外也属正常。

“怎么有空过来?”苗侨伟眼里的惊讶只露出一秒便又恢复沉寂。

Bosco柔声解释:“客人临时有事,所以只好取消了。没有什么工作安排就过来看看。三哥又是有什么事?”

“Ron明天要转到外国的一家医院,我来办理手续。”苗侨伟淡淡说道,“你还是很挂心Ron。”

“毕竟他身上发生过的事真的很神秘,让人忍不住地想去关心他,”Bosco轻轻看了眼玻璃幕里的Ron,“我对他的病情很感兴趣。他可是差点要过我的命。”

“执迷于探索有时并不是好事。”苗侨伟的声线低沉,低声柔和地说话时总有几分长辈的指教之意,“现在我更想避免更多有用的人为了未知殉葬,比如你。”

“他是未知......?”Bosco微微歪头。他忽然理解了三哥的意思——Ron的危险不是他能参透的。

三哥在警告他。

温和的警告。

医生与苗侨伟低声交谈了什么。苗侨伟抬眼凝视Bosco,“我与医生有事单独谈一下。阿Ron的事我会跟进,你放心。”

“嗯。那我走了,三哥晚安。”Bosco愣了愣,仍是保持礼貌地笑了笑。他在苗侨伟门下有十几年,早已被培养成行事优雅得体的少爷。但并不代表他毫不敏感,苗侨伟有意要瞒他,说明这件事的利与弊都绝对重要。他转头和Kevin离开,瞬间隐去笑颜,换之的是复杂的神色。

他还是触不到Ron的真相。这让Bosco有些失望,和Ron相处这段时间的事他不断在回忆,想发现一点苗侨伟一直警告着的危险的未知处,还是毫无头绪。Kevin敏锐地察觉到Bosco的情绪波动,关心地揽了他的肩,“三哥既然都这么说了,你也应该放下这件事。”

“不,我只是觉得我提到的Ron吸血的事让三哥一下变脸很奇怪,他不应该这么惊讶。”Bosco抿唇勉强笑笑默谢了Kevin的安抚,感受着靠近来的Kevin的温度。

“也是,他很少这么失态的。三哥可是一抬手就可以随意杀人的大人物呐……”Kevin叹息着。他跟随三哥的时间要比Bosco长很多年,一直都行走在阴影下的血腥前线,见过无数尸体横陈。而这些在三哥眼里也就只是一份损失报单的事。

Bosco忽然皱了皱眉,像是想起什么。“都是和医学有关......”

围在他颈上的黑色围巾被医院外的夜风吹起。

“我想我这段时间需要和Sammul先生多联系一下。”



Sammul翻了翻新送来的资料,轻轻打了个哈欠。

偌大一层办公室只余他的座位一盏小台灯亮着,Sammul的位置在窗边,午夜的窗外一树暗绿衬得他面容更加白皙。Sammul在替同事写文案,同时也想找找线索。

Sammul忽然感觉背后有人。回头便看见一个身影从灯光所及最远处慢慢显现出来,是他的上司,一个不苟言笑的中年人。

“这么晚?”上司在他桌上堆积资料的空处放了杯茶。

“嗯,工作没做完。”Sammul点头谢过茶水,抿了一口,是龙井的清甘味道。他带着笑意问:“您又怎么在这?没有看见您的灯亮着。”

“我住在这里,醒过来发现还有灯亮着就来看看。”上司面色冷淡,但说话语气总是很平和。“我记得我在你入职时就和你说过这里,那些工作的人都不过混混日子。你看起来不像是那样自愿委屈在这的人。为什么想在这里工作?”

“在城市生活厌了。”Sammul敛敛眸。

上司犹豫了一下问:“是有别的追求?”

“算是吧,”Sammul淡淡笑了,“这里不错,心静。”

“有点奇怪,但我很喜欢你认真的态度。”上司挑了挑眉,“最近副工作区要在这里招人,明天他们来了,不要答应他们去那里。”
“为什么?”Sammul对上司奇怪的言语感到诧异。

“副工作区其实就是实验区,上市的药都要先实验一下的,这是程序。”上司喝了口茶又继续说下去,“那边在招实验员,虽然说月薪很高......但在那里一个月只能回一次家,整天都是照顾实验品和记录实验,又苦又累的,还很脏。”

“实验员......”Sammul低头看着漂着一片茶芽的清澈茶水,思索。妹妹应该不会在这里,这栋办公楼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也没有什么可以吸引人的地方。他注意过同事,都是些懒懒散散混日子的人,下班时间一到就散得无影无踪。Sammul了解他唯一的亲人,绝不会做如此无趣的事。

“我知道了,谢谢您的提醒。”Sammul抬眼礼貌地微笑。

上司并未注意到他忽然的沉默,也笑笑,“继续你的事。”

Sammul无声点点头,转了转椅子回到工作里。他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轻轻敲着装着茶水的玻璃杯,发出微小清亮的敲击声,在沉静的夜里却一遍遍在那层空间里回旋。

Sammul担心抓不住明天的机会。但似乎没有人会和他争——若是真据上司这么说,那应是个很让人讨厌的职位。

他拿着杯子,看着白纸黑字的一堆资料有点恍惚,深夜了,或许是太累。他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要为了一个没有血缘的妹妹,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工作,甚至更加深入,去到未知。

等上司走远了,他拿出手机给Bosco发短讯。他不知道这个实验区会隐藏着什么污秽事,挖出来的秘密可能连未来的继承人Bosco都不知道。已经和Bosco既是朋友又是合作伙伴,Sammul是很诚心的人,从不会给合作人漏过任何情报。

“我可能要转到我之前和你提过的那些建筑区里了,去做实验员,也许会很少联系。”

Bosco从医院走出后便上了车,刚好手机响了一下。他在后座坐好,系上安全带后便拿起手机,是Sammul发来一条短讯。

“实验区?”他很快回复。

“是。应该是因为那个大项目,缺人手了。”

“祝你好运。”Bosco回得很简短。

“新的联系方式,我会通知你。”

也许,只会找到尸体啊。

手机黑下屏,Sammul镜片下的双眸黯淡起来。

翌日清晨。

Sammul是被人轻轻拍了几下肩才醒过来的。

“嗯?居然有人会在这里睡着。”

Sammul头脑还有些昏沉,他稍微愣了几秒才真正清醒过来,抬头往声音的来源望去。

一个看起来只略大他几岁的青年男子站在他身边,逆着窗外的光,高挑身形镀上一层光晕,像是神袛。青年人面容温和,身着严肃的深色西装,第一眼望去便很难讨厌起这个像珍珠一般温润的男人。

“......谢谢。”Sammul道了谢,清醒些后感到宿醉般的头疼,又捂着额头皱紧了眉。

男人只微笑着默应了道谢,转头在饮水机给Sammul倒了一杯热水。

“这个地方已经很少见到像你这样的员工了。”男人把热水递给Sammul,冒出的热气温暖了几秒Sammul冰冷的手,“有兴趣来更适合你的地方工作么?”

“我的名字是明。”男人简洁地自我介绍,“在副工作区任项目顾问。”

Sammul拿着热水不觉烫手。他竟然直接便遇到了副工作区来选人的人!

上司约是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声,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脸上的表情先是一瞬的惊讶,然后变成浮于表面的敬畏:“明教授您怎么这么早?我这位下属昨天下午睡着了,在这里留宿,抱歉抱歉。”

“他昨晚熬夜了。”明指指还亮着的电脑屏幕,“这份文案保存的时间是凌晨三点。”

“哈哈哈......可能是半夜醒过来了。”上司尴尬地笑。

“现在是早上九点,没记错的话这是上班时间了。”明低头看了看表,“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
上司语塞,尴尬地沉默着。能说是因为那些人都不愿意来被逼着碰运气调去那里么?

明在等待上司回答,一时间陷入静默。Sammul趁安静之时询问道:“是什么工作?”

“实验员,工资很高呢,不过就是要累一些。我相信想赚钱的人不会在意这些的。”明微笑看着Sammul,“你愿意的话,明天就可以调职。”

Sammul还未出声,上司却在听到明的话后快步走前低声斥道:“他同意就可以调职?你以为你有这么大权力?即使Sammul同意我也不会同意!”

明右手食指轻轻抚着左手无名指上佩戴的宝石戒指,似笑非笑:“您真是孤陋寡闻了,这件事是三哥指定我的,想挑谁就挑谁。您以为您有这么大权力可以命令我?别忘了,您的职位只是一个壳。”

一瞬间Sammul感受到了明隐隐散发出的强悍气场。

上司沉着脸,陷入彻底的沉默。

“有兴趣吗?”明转头看向Sammul说道。他的声音很低沉,也很温柔,有些微的沙哑。

“谁不想赚大钱?”Sammul对他一笑,“当然是有兴趣。”

“欢迎你加入。”明向Sammul伸出手来,露出温暖的笑颜。

Sammul也笑着握住手,心里却浮起一丝不安——虽然明看起来确实有着很亲人的形象,但毕竟不能只看表面,更何况副工作区的事不止他了解的这么多。

“两天后来副工作区报到。”明优雅地弯身递给他一张工作卡,“两天后见。”

Sammul拿着工作卡看着明悠闲地离开。

上司走到他面前,用柔和但隐隐不悦的声音说着:“既然你已经选择去副工作区,那我只能告诫你,小心明教授。”

“为什么?”

“他虽然是工作人员,但以前曾是被实验者。”

“是实验品?”

“嗯。而且他现在负责的,就是他以前被实验的项目......”

Sammul惊讶地呼吸一滞。

Chapter 5 END


 
评论(4)
热度(7)
© C.Y.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