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L/2R 最近想产粮然而基本废了
港圈文都是黑历史请慎重点开x

【大概是猎奇/TVBL/主2R】穹顶暗鸦(第四章)

Chapter 4

Bosco半躺在床上闭目养神。放在床头的一个白色小方块显示出时间,已是半夜两点,但Bosco打算把因治疗而耽误的账目看完,他拾起手边一叠账目开始翻查,小方块散发出的柔和白光让金属制的文件夹泛着细腻的光泽。

卧室安静得连呼吸声都听得清楚,Bosco的心神也安定下来,小方块的白光却渐渐变成红色,并且发出警报声——Bosco先是一惊,取下挂在衣柜门上的大衣,披上便出了房间门。他倒是没想到装在Ron身上的监测仪这么快起作用,原本只是预防Ron出院后的身体不适之类问题,现在却变成预防Ron突然的过激行为。Bosco觉得Ron应该已经睡了,是监测仪误报都不一定。

他打开Ron的房间门。浓重的黑暗,被走廊灯的光线刺穿了些,仍旧看不清内里情况。Bosco步入黑暗里,气氛冰冷,犹若从来没有人住过——Ron很少动房间里的东西,大概唯一只用过那张床。Bosco越快地靠近床边,Ron断断续续的痛呼便越清晰。

Bosco走到床头灯前伸手打开,手臂忽然感到一冷,刺痛感从手腕传到全身。他感到手腕处裂开了一道伤口,空气轻柔地渗进伤口里,让他感到更加难受。也许是被什么东西划到手腕,偏偏划在出血量大的地方,血在迅速地渗出,Bosco用另一只手捂住伤口,受伤的手手指颤抖着拉动了灯绳。

满室溢满灯光。Bosco没受伤的手已经沾满了自己的血。他震惊地看着Ron侧着弓起身子,脸上尽是痛苦又扭曲的表情,露出的手上却紧紧握着一块玻璃碎片,因为那玻璃碎片过于锋利,Ron握着的手也都是血,但Bosco很清楚地明白那便是刺伤自己的武器。而挂在墙上的相框,玻璃层只剩一点玻璃渣还残留在那里。

Ron手一软,玻璃碎片掉在地毯上,发出一声闷响。Bosco将挂在旁边的衣物猛地扯下,卷成一条将腕上伤口处缠了几圈打了个紧结压制住出血,将Ron扶起身问道:“Ron,你还认得清我是谁么?”

Ron沉重地呼出气,"Ray......”他面对Bosco却唤出Bosco从来没听过的名字。

“Ron,你再忍一会,我马上带你去医院!”Bosco试着将Ron抱起,却因为受伤刚撑起身子又不得不放下。Bosco看着Ron的苍白脸色焦虑地咬了咬牙,按响了急救铃。医务人员和Kevin来的速度会比较慢,但这是现在唯一的方法。

Ron雾蒙蒙的双瞳看着Bosco满是血污的手臂。

“伤......”Ron虚弱地吐出一个字,也许是注意到了Bosco刚才在包扎。

Bosco握着Ron开始变得冰冷的手,看着Ron那英气的面容只余病弱之色,神色已经完全变得焦虑,“Ron,别睡!我带你去找Ray......”他不断地探着气息,Ron的脸色只见越来越差,这让Bosco真正感到一丝无助。

“怎样才能快些让你脱离这种痛苦......”Bosco最后仅能掐着人中尽量维持着Ron最后的意识,他只希望Ron能恢复一点清醒,至少撑到急救人员过来。

Ron被一掐,突然弹开了Bosco的手,在Bosco还未反应过来的一瞬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臂,把他推到落地窗处。Bosco仅在眼前一黑的时间内,就被毫无防备地顶在了落地窗玻璃板上。

Bosco一瞬间就明白了情况。Ron眼底的病弱一扫无遗,只余下掠食者的冰冷与嗜血,Ron打量他就像野兽在打量抓住的猎物一般。

作为被压制的一方Bosco竟然还能冷静下来,他看着那双眼睛。

果然没有推断错,Ron确实还患有其他病症,不然怎会连最基本的对陌生人的情感都没对他展露出来?

“究竟是什么让你变成这样呢?”Bosco沉吟着。他此刻只能以强硬的手段使冷酷的野兽屈服了。


Kevin两分钟后带着人奔进房间。对峙已经结束,一室家具凌乱地四处放着,台灯掉在地上,地毯上星星点点满是碎玻璃渣。Bosco无力地跌坐在墙边,用一只手在给缠在那手腕伤口上拧成一条的衣物打结,但他已经耗尽了体力,只能打个很松的结,不足以压制出血,又因为手臂一直垂在地上,地毯上都是血迹。Ron躺倒在地,已经昏迷过去,Kevin让急救人员把Ron送走,自己快步走向Bosco,蹲下身给那伤口打了个紧结。

他的少爷棱角分明的俊美面容少了金丝眼镜的柔和,在血污的溅染下有几分妖异的气质,墨色双眸里还残留着搏斗的戾气。Kevin心疼地擦去Bosco脸上的血污,安慰地轻声唤他:“Bosco,没事了……”

Bosco抬眼与Kevin对视。“Ron送走了吗?”他疲惫地喘了口气,问着。

“已经上担架下楼了。你的腕伤很严重……”

“不用你扶着,我能去。”Bosco推开Kevin的手,站起身。他往外走了几步突然晃了晃,朝墙一侧倒去,幸好手扶在墙上才勉强撑住了身体,但又无力地慢慢滑下,整具身躯都靠在了墙上,留下墙上一条蜿蜒的血迹。

Kevin忙把Bosco的身体撑起来,Bosco艰难地扯起一个笑想让Kevin放下心,却头一歪昏在了Kevin的臂弯里。


窗外响起清亮的鸟鸣声。

Bosco听着鸟鸣醒过来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右侧挂着的血袋,然后是苗侨伟淡淡忧虑的面容。

“......三哥。”Bosco微笑打了个招呼,虽然刚醒过来,但看起来精神不错。苗侨伟知道了前一晚他受了割腕的伤差点没命,还好输血到现在终于是脱离了危险,本来对Bosco的情况感到非常担心,现在看着Bosco温和的笑颜,也暂时放下心来,“Bosco,你可真是让我担心了。”

“是我疏忽大意了。我早该知道他做得出那样的事,就应该确认他是否存有其他病症......”Bosco叹了口气,剩下的话也掐掉了,只余满是自责又无奈的神情。他有些不安地看着苗侨伟在室外投射进房间的光线下犹若皇帝般威严英挺明暗分明的面容,苗侨伟一眼看穿那犹犹豫豫探过来的眼神,少见地没有抢夺话语主导权,安静地拿走果篮里的苹果将皮一圈圈削去,Bosco也沉默着凝视苗侨伟明显有着老态的手。

“我派去的人没有调查清楚,也有我的责任。我没有给你更好的保护。”苗侨伟把削好的苹果递给Bosco,“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但我还是需要了解整件事。”两个身着西装的人拿着笔记本进了病房,“由于监控当时是关闭着的,你将Ron当时病发时的情况详细与他们描述。他们都是我信任的人物。”

Bosco对两个人谦谨地笑了笑,“可以开始了么?”

“完全可以,先生。”

“昨晚监测仪突然发出警报,我便去Ron的房间检查。在拉灯的时候Ron用玻璃碎片划了我一下,造成了这条腕伤。”Bosco指指缠着绷带的手腕,“拉灯后我看见Ron的脸色非常差,但又因受伤无力把他带出房间,只能按响急救铃并进行急救。然后——”

“他突然起身把我顶在了落地窗上。”

两个人都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低头在笔记本上记下几行字。

“我意识到他的精神情况已经混乱,已经不可能靠温和的方法遏制他的行动,所以一直在寻找反制他的机会。出乎我意料,他把我暂时包扎着伤口的布条拆开,血涌出来的时候,他低头啜饮。”

“是的,他在喝我的血。没有”Bosco苍白的脸色和还在缓慢输血的血袋有力印证了似乎不可能的话,“那像是野兽吞食,我不太明白他为什么要喝着这如同铅液的东西。伤口被刺激到时我用尽力气把他推开了,拿起台灯击晕了他。后来的事情我想你们都已经知道了。”

“三哥。他之前做过的那几宗抢劫案,受害人应该和我的遭遇是一样的吧?”Bosco转头看向苗侨伟,他难以相信前一晚发生的事,声音有些颤抖。“Ron的主要目的是血,不是钱。”

苗侨伟皱了皱眉,面色沉重如覆薄霜。“嗯。我会让人去跟进他的情况,等检查报告出来你就可以回去了,好好休息。”

Bosco注意到那不对的神色,虽知三哥是意外于Ron的情况,但还是猜不透为什么神情变得如此沉重,只能微微一笑,“好。”

病房门缓缓关上。苗侨伟在冷色的白灯光下快步前行,他的神情此刻真正冷酷得像个皇帝,刚才在Bosco面前他不想完全表露出自己内心的震惊,或是不安。

“三哥,您已经从Bosco先生的描述里看出端倪了吧?”两位权威里的其中一个最终还是打破沉默,问道。

苗侨伟突然站住,回头淡淡瞥一眼两人,眼神毫无半点波澜:“是,你们比我清楚现在该做什么。启动那个项目吧。”

两人都呼吸一滞:“那个项目的前顾问,您知道的......”

“再怎么样,面对这个项目他也会有兴趣的。”苗侨伟淡淡说道,“只要他清醒着,这个项目就还有完成的可能。启动它。”

其中一位还想再说什么,但苗侨伟已经毫不留机会地走远。


Bosco小睡了一会,醒过来已经是下午,阳光柔柔地照在他被褥上,手上扎着的输液针也已经被拔掉了,贴着一个白色的创口贴。输完血确实好多了,Bosco也从之前有些昏沉的状态中脱离出来。他舒展了一下久躺后的身体,下床走到窗边。

下午的医院外反而很安静,几乎没有车经过,只有偶尔路过的行人。不远处矗立着一座尖顶白教堂,阳光洒在那白色建筑上有如沐浴圣光。Bosco闭目祈祷,想着昨晚发生的事,还是有些按压不住地颤了颤肩头。

手机突然响起来,竟然是Sammul主动打过来。

“Bosco先生,下午好啊。”轻松的语气,听得出心情不错。Bosco拿着电话,听着那温柔沉稳的声音露出一点笑意,“打电话来不是只来打招呼的吧?Sammul先生。”

“当然没有那么无聊,”Sammul轻笑,“你在窗户旁吧?请往下看。”

刚才还从医院前的林荫道经过的某行人,站在楼下空旷处,正拿着手机微笑朝他招手。


“今天是工作日,你应该还在单位里工作啊。”Bosco看着Sammul往自动贩卖机里投币,“那个神秘的企业竟然还有福利么?”

“没有,不过是刚好放了个短假,一天。谁知道竟然就碰上你了。”Sammul拿出两罐果汁,递给Bosco一罐,“噗呲”一声,空气中满是水果味的清香。两人走向医院的小花园,最后在一棵枝叶茂密的树下停住。

Sammul扫了扫树下石椅的落叶,选了右方坐下,被树叶切得细碎的阳光缭乱地落在他身上。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染成深棕色的头发梳成斜刘海,白色的英伦风风衣内衬卡其色的针织衫,腿上还放着一堆文件,那温润的气质倒和之前记者的装束感觉完全判若两人。Bosco知道他是故意打扮成这样以让企业更认定他身份可靠,不过这样的打扮若是在兰桂坊绕一圈或许更起吸引女孩子的作用。

“你的视力没有好到能看到大楼里的人吧。怎么知道的?”Bosco喝一口果汁,在石椅左方坐下。

“我有记车牌的习惯。保时捷Cayman,里面还有个人在打盹,是之前和你一起出医院的人,也是联系我和你见面的那位。”

Bosco知道是Kevin,尴尬得差点呛住。Sammul注意到Bosco清朗眉目中的淡淡倦疲和苍白面色,又看见Bosco随意垂在石椅上缠着绷带的手,微微挑眉:“怪不得你会在医院。”他又抬头,露出简洁优雅的侧脸线条,像是嘲讽地轻笑了一声,“我以前可是很嫉妒你的,嫉妒你是三哥的孩子。现在看来也并没有什么。”

Bosco听他如此直言,倒笑了笑。“受伤是常事。我宁愿拥有你那样的生活,虽然那样很安静。”

“安静么?在我妹妹失踪之前确实是很安静......”Sammul低头,斑驳的阳光落在他头顶,而面容则被阴影掩盖。

Bosco看着那神情感到有些无意冒犯,用温和的语调转移话题,“说起来,在那里调查得如何?”

“还没有什么发现......”Sammul微微用力握紧了饮料罐,眉头皱起,“我做的只是写文案之类的事,他们的文案都与正常医药有关,看不出什么。不过我有注意到,在我工作的办公楼外还有一条路通往一片小建筑群,我想......我妹妹就在那里。”

“表面掩饰吗......”Bosco虽然知道三哥确实涉及一些处于暗面的东西,但却从未了解到有与医学相关的生意也要做和暗面生意一样的掩护。Sammul看着Bosco疑惑的神色,想起什么,打断了“啊,对了。这次放假的原因很蹊跷,似乎是一个大项目要准备,让我们这些无关人员暂时回避一下。不知道是什么项目,居然这么隐秘。”

Bosco挑挑眉,忽然想起三哥走前凝重的表情,心里浮起一点不安。

三哥很少露出那样的表情。难道是Sammul提到的那个项目让三哥感到紧张吗?

阳光消失了,天空渐渐布满云层。Sammul抬头,望着他能看见的一小片灰色天空,“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雨。”他露出歉意的笑用轻松的口吻说着,“打扰了Bosco先生你的午睡,那么我走了,再见。”

Bosco挥了挥手只笑着和他告别。Sammul快步离去,Bosco最后只看见他飘起的白色衣角。

云层颜色开始变得越来越深。


是夜,大雨倾泻。

雨点凌乱地打在教堂式的琉璃彩窗上。室内一点光都没有,那彩窗外隐隐透进来的一丝光线又暗淡得几乎不能置于眼内。

木质小床上躺着的少女移了移身子,小床发出老旧的吱呀声。她想下床朝那光线移去,无奈实在是没有半点力气。暴雨拍打窗户的声音让她无法入睡,她可以想象远处的繁华森林淹没在雨幕中的样子,所有彩光都模糊得好像那扇彩窗上映出的彩色雨点。她蜷缩起来,手指绕上一圈干枯的发丝,微皱眉头闭上眼睛。

窗突然发出一声闷响,从外面被人撬开了。少女惊恐地睁开了眼睛,屏住呼吸。

一个人影从窗外跳进来。他蹲身落地,又好像没事一样站起来拍拍衣服。少女看着那人影缓步走来,吓得手抓紧了身后床板,身体慢慢地从被褥里移出,最后坐在枕头上。

人影无声微笑。他坐在床边,在黑暗中凝视着少女,用低沉、尾音又带着点沙的声音说道:“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你早就经历过了更可怕的事,不是么。”

人影身上有雨露的清淡气息,又有淡淡的香氛味道,闻起来很舒服。他伸出手,像丝绸般轻轻放在她肩上,“我是来带你走的,有人托我来找你。”

“呃——”少女发出惊讶的一个字音,她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又无奈闭合。人影猜出她或许已经哑了,又俯身贴近少女,轻声说道:“你揽住我的肩,我知道你已经走不了路。我抱你出去。”

少女无端觉得他很可靠,他身上的淡淡香味和她记忆里那个笑容温暖的青年人带给他的舒服感觉是一样的。少女伸出手臂,揽住了人影宽阔的肩。她可以听见那细微的,富有男性气息的呼吸声。

“嗯......”人影并没有动身,而像是问少女一样用平缓的语调说道:“出去之后要到哪里去呢......”

“你说,地狱如何?”他没有等少女回答,而是又反问,是笑着反问的。

少女忽然一颤。又一颤。她控制不住地手臂发抖。

“啊,这个要我找你的人,是对我很重要的人。”人影抬高语调,“不是对你重要的人哦。他怎么可能知道你在这里呢?这里从来没有出去过的人,只有出去过的尸体。”

“比如说您。”

一个针筒扎在少女手上,里面是淡红色的透明液体。少女软在人影的怀里,人影轻柔地抚着她的头发,“那个对我很重要的人啊……他把这件事托付给我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呢……”

“真是啊。离开我,他现在会不会已经消失了呢?”人影用伤感又遗憾的声音说着,“这盛宴,我已经为你准备了无数菜肴了啊。”

Chapter 4完


 
评论(2)
热度(4)
© C.Y.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