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L/2R 最近想产粮然而基本废了
港圈文都是黑历史请慎重点开x

【大概是猎奇/TVBL/主2R】穹顶暗鸦 (第三章)

文笔略渣 见谅w

Chapter 3

少年歪着头看着坐在地板上的Ron,“你说,和我在一起?”

此时他海蓝色的双眸像海波泛着波光般有着亮人的神采。Ron笃定地点了点头,期盼着那双眼里的光芒能发生什么喜人的变化。

少年眼瞳涣散了一秒,之后便扬起嘴角,“你知道你在和什么东西说话吧?”

没等Ron想好答案,他又快速地回答,“一只鬼,你懂么?有时候外表与内在并不重合......有可能我的尸体已经在某个地方烂掉了呢,皮相只是个假象。”他说完自嘲地笑了笑。

“对你们人来说,已死之人相遇,是异事,和已死之人相处,是禁忌。”少年的笑容愈发冰冷,那样的表情不像是平常的他该有的,“为了你好,还是别和我处得太近了......”

“不过若是你不怕死,我倒是可以陪着你走向鬼门关这条路。”

“为什么你在这方面这么排斥我?”Ron像是气急了,“我在数据上已经是个死人,我没有身份了。你可以说是救过我的命的人,我只有以命相抵,”Ron的声线虽然稚嫩,但也比成年人更为诚恳,“请你相信我,我不会说谎的。”

少年眯起眼思考了会,片刻后又睁开,露出柔和些的微笑,“似乎我赚了呢。既然你愿意接受我,我就试试和你在一起吧。”

“我的名字叫Ray。鬼的名字很少透露给别人,你一定要给我稳稳地,稳稳地,记好了。”Ray俯身,那双海蓝的眼睛幽然地注视着Ron想笑却又被眼神震到的面容,“希望你真的没有说谎......”

病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Ray微微一愣,“那么就这样了,明天再来找你。”

“我对你会永远忠诚......”Ron回头看了眼房门,咬了咬牙,最终对渐渐淡化的身影轻声沉吟。

 

Ron用毛巾擦干自己湿漉漉的头发,有些不舒服地扯开了些自己穿着的睡袍,露出一大片小麦色的肌肤。在镜面里他隐隐可以看见腹部仍旧缠绕着的绷带,手轻轻触碰还会有细微的刺痛。Ron也不知道当时受这个伤是怎么忍住的,在简单地包扎之后他回到自己的临时住处,解开后整条包扎的布条都被染成了血红色,用酒精消毒,几次都疼到要让他当场昏过去,他竟然能撑着没有吼出来。或许是他受过的伤太多自己都对疼痛开始麻木,曾经为了逃跑他从二楼跳下倒进绿化丛,用手刨铁网围着的硬土地,磨得十指都划出一道道伤,跑出去后血溅了一路的树叶。

Ron知道现在没那么容易可以逃跑了,自从出院后,Bosco就给他安排了一套别墅住,四周都有人住在平房监视,甚至连Bosco和Kevin都住进来看护他。每天只要Bosco做完工作,他便会和Ron谈一些关于自己的事,想让他尽量能尝试和外人交流。Ron也只能简单回答几句,等Bosco觉得可以结束便回房休息。

已经是午夜11点,吃了Bosco叮嘱的抑压药,Ron觉得有些疲乏,转身走几步躺床休息。Ray在白色的被褥里闭着眼,感到有第二人躺在床上,睁开有些混沌的双眸。

他懒懒的打了个哈欠,手放在枕头上,遮住一半苍白的面颊。自从Ron住进这里,Ray明显比之前要更虚弱一些,原本就比常人更白一些,现在更像是一个纸扎的人形。Ron这几天都没有看见他出现,只有他有时真正安静下来,才会听见Ray微弱的呼吸声。Ray现在出现他确实很高兴,但也发觉Ray比以前更不一样了,于是猜测Ray或许是有事要和他说。

Ron担忧地叹口气,“吵到你了?”

Ray迟钝了几秒才回过神,笑着摇摇头:“最近有些嗜睡,而且比较容易醒过来......”声音变得比正常时更为轻柔,有点软糯,让Ron忽然觉得Ray就像他拿在手里风中摇曳的易折的花。

“如果真的撑不住了,一定要和我说。”

“嗯。”Ray温顺地点点头,“我会等你走出这里的那个时候。”

“我会尽快帮你找到食物。”Ron感到有些难过,Ray是他最重要的人,是他的恋人,他却在这时不能将他保护起来。即使Ray是非人类,甚至缺少一些人类的感情,Ron也希望可以好好和他相处,他已经活得过于艰难,再也无法信任别人。

Ray又闭上眼睛,因病弱而显出淡粉的嘴唇微微张着,沉入睡眠之中。也是呢,现在很晚了。这样想着的Ron伸手,将一只看似实形的Ray的手握住,他只感到被窝里微热的空气穿过手指。但Ron还是幻想着,那是Ray的手的触感,比常人温度低一点,却很舒服。

舒服得让Ron想一世都把Ray拥入怀中。这是他的恋人,他的专属。没有人能看见到他,意味着Ray被他独有着,Ron对这种感觉感到满意。

一声轻微的夜灯关闭声,黑暗紧紧裹住两人。

 

Kevin打了个哈欠把监控器关上。书房门那方传来关门的声音,Kevin一回头就看见Bosco穿着居家服拿着一杯咖啡进门。

“他睡了。我想凭他的考虑,他可不会选择这个时间跑路,监控布满了整间房,楼下半夜有双重的安保,好好睡一觉是最好的选择。”Kevin伸手想夺过咖啡,结果扑了个空,只好整个人都斜着埋进尚有余温的椅背靠枕,Bosco勾了勾嘴角端着咖啡杯坐进书桌旁深棕色的欧式皮椅里,“他没那么傻。这个时候跑路,不用一天,几小时我就可以让他回来。”

“这个时候……嗯?”Kevin注意到他不能理解的地方,“什么时候?”

“三哥几小时前开完会和我说要来见Ron。”Bosco提到这事显得有些无奈,“……现在来看Ron,我并不觉得这是个好时候。他面对其他人还有些冷淡,三哥可不是那种专门来碰壁吃瘪的人。”

“或许是想关心一下以前好兄弟的儿子呢?”Kevin耸耸肩,“Roger教授在三哥的医药业生意上起了历史性的作用,可以说是帮三哥垄断了整个H市的医药市场,至少赚了好几千万呢。”

“即使是Roger教授的儿子,Ron也是个精神病患,是个杀过人的人。”Bosco淡淡说道,“他的危险性很大,这也是为什么三哥之前要求我一定要把他带回来的原因。三哥应该比我明白,过一段时间再来找Ron会比较好。”

“啧......所以你是打算不让三哥过来?”

Bosco沉默几秒,“不,至少要让三哥看看。延后一段时间,继续观察Ron的情况,我总觉得Ron在隐瞒一些东西。”Ron虽然至少没有抗拒和他说话,但他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劲——Ron有些太过于顺服了,这让Bosco不禁怀疑他是否真的患有轻度的自闭症。或许是精神分裂?但Bosco看了监控,并未发现他有什么异象。

“嗯......这样也好。你一向是很谨慎的。”Kevin点点头表示肯定,“若是再放出来惹事,我们可就麻烦了。”

Bosco闻言,低头对着因颤动荡起一圈水纹的咖啡冷笑,“他如果没有杀人的话,是不会落到现在这样的。三哥不会放过他,即使让他独自生活,也会受到监控。如果真的什么都不管放任他在外面,作为监护人的三哥只会受到负面影响。”

“三哥原来是他的监护人?”Kevin感觉到了庞大的信息量,头疼地按了按太阳穴。

“或许是因为Roger教授是在三哥拜托他一个实验后意外身亡,三哥才把Ron过到自己户口的吧。我只是忽然有天发现Ron的名字,没想到我和他竟是一家人。”Bosco轻叹,“帮助他治好他都是应该的。但有这样一个家人......”

“谁会喜欢精神病呢?”Kevin嗤笑,起身拍拍Bosco的肩,把监控设备收进手提箱里拎走,“很晚了,Ron的事明天再操心。去睡吧。”

Bosco点点头露出一丝笑意,看着咖啡棕色液面映着的自己的面容,镜片下的双眸渐渐黯淡。

 

黑暗中被褥里一只手缓慢伸出,突然紧紧抓住了被角。

“咳——”

全身都像被置于极寒之地,从皮肉到骨架都感到彻底的冷意。Ron只感觉血液都要被冻结,意识在渐渐失去,半点“还活着”的感觉都没有。他一定在堕入地狱,地狱冷得让人恐惧,罪恶的锁链从四面八方伸出将他捆绑,拉入地狱深处。他仿若感觉所有死去的亲人在地狱底下仰望着他,那眼神饱含着期待和怜悯,对一个本该与他们同入地狱的罪人的怜悯。对,他苟延残喘那么多年,每次临近地狱尽头,都是他以他人的血液把自己拉了回来。这是Ray带给他的毒瘾,只要他停止喝下他人污血,迎接他的只会是无尽的折磨。

腥臭的血水浸过已死之人的小腿,渐渐上涨,有意识地朝他涌去,即将把他吞噬。

一瞬间无数记忆闪过。断手残肢,微微颤动的指尖,红白渲染着地板,口里呼出的暖暖热气,在冰冷空气中冷却,消散。沐浴于月白下的少年,伸出美到极致的手,邀请他回到人世。

“我还活着......”

“是的,你活着。”那个少年一身白衣,面容精致,像他身后的白月光。“是我救了你。但你现在的‘活着’只是一个假象,只要我收回,你便会像你身旁的残缺尸体一样死得凄惨,你要付出代价,让我相信你会把我的存在密不透风地掩埋。”

“到底要付出多少你才会相信我?”他听到对方轻轻吐出“相信”两字时,脸上立马浮现出犹若即将渴死之人看到水时的期望表情。

“只要你的身体、你的思想、你的灵魂都顺从于我,我就会相信你。”他面带笑容,那是个温柔透了的笑。“永远相信你。我会付出我所有的信任。这样你也可换取你的生命。“

“好,即使把我一切都给你,我都不会后悔......”

少年笑起来,”成交。“

月光与黑暗交错向他袭来。


 
评论
热度(4)
© C.Y.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