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L/2R 最近想产粮然而基本废了
港圈文都是黑历史请慎重点开x

【大概是猎奇/TVBL/主2R】穹顶暗鸦 (第二章)

(文渣憋喷qwq)

Chapter 2

H市此时还未迎来新一天的第一道曙光,整座不夜城经历着少有的寂静的时候,沉浸在暗蓝色的天幕之下,亮着比任何时候都要少的灯光。Ron所在的私人医院位于半山上,院里更是安静得只剩仪器的运转声。

病房外的树叶被风吹拂着,沙沙摇晃。高级加护病房内,病人无声地睁开眼睛。

Ron刚从麻醉药的药效中解脱出来,思绪还处于混乱,他只记得自己昨晚被Bosco抓住了,但怎么来的医院他完全没有印象。他持有一丝怀疑,尽管自己的确是与Bosco他们熟稔,但也不敢保证黑白两道都有势力的他们不会危害到自己——他伸展了一下手脚,发现自己藏在被子下的左手被牢牢地用手铐和病床锁在了一块。Ron不禁皱眉,干瘪地苦笑一声。他缓慢地坐起身,解开了病号服最下方的几粒纽扣,露出了包扎得十分齐整的绷带。

他记得绷带下这处伤口是他伤得最严重的一处,是在做事的时候与人打斗所致,他只是撕下了敌人的裤腿上一条布,紧紧缠绕住打了个结,勉强起到止血的作用。那晚他早已知道Bosco的人已经包围了自己,本想利用爆炸制造混乱使自己能够逃脱,却未曾想到Bosco这次竟然派出了自己从未碰到过的Kevin。原本因为逃跑伤口已经撕裂疼痛无比,与Kevin正面交锋更是耗费了他的耐力,Ron是聪明人,明白自己已经是毫无逃跑的机会,只能束手就擒让Kevin抓走。

毕竟活到现在,生存是他人生的最后希望。

刚才他坐起身,伤口因为动了动,轻微的痛楚通过神经传进他的脑叶里。Ron轻轻嘶了一声,像是一只舔了伤口却被刺激到的野兽。

他闭了闭眸子,自己已经是睡不着了,只能闭目养神。墨黑色的短发在床头灯光下蒙上一层暖黄色的光泽。Ron在等待那第一寸日光的到来。

“醒了没有?Ron。”

一个温柔沉稳的男子声音打破了Ron的静寂。那是一种令人安心的声音,Ron却有些惴惴不安,睁开眸对着空气打了个招呼:“Ray。”

有风从耳边吹过的声音,Ron朝旁边看去,一个年轻男子坐在米黄色的沙发上,一双海蓝色的眼睛含着笑意看着他。他很随意地穿着一件白色长风衣,内衬也不过是穿着白色衬衣与长裤,却有种神秘的贵气。那双海蓝色的眸子像是将真的海压缩进里面,深邃得可以把人吸进去,然后坠进几千米深的海底。

Ron露出微笑,但有点尴尬。Ray扬起嘴角,望了望四周,淡淡开口,“这里是医院吧?你被那个太子爷抓住了?”

听出话语里的嘲讽意味,Ron只好点点头,“又要让你担心一阵。”

Ray的身影闪了闪,瞬间出现在床边,坐在床头柜子上双眸满是温柔地看着Ron,“让我饿一段时间没什么,我只是害怕副作用会让你暴露我的存在。况且,那是很痛苦的,你也知道。就像是犯了毒瘾的人一样。”“我和你共生,我不想再看见你承受那种痛。”

“我会尽量脱身的。”Ron想握住Ray那双白得指尖都有些透明的手,却从手背直直穿了过去,Ray的蓝眼睛一瞬间黯淡了一下。“啊......抱歉,我忘了我碰不到你。”Ron歉意地说着,又忽然扬起一抹孩子气的笑,“不过我真的很想摸到你的手,它很好看,我很好奇摸到时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不要太期待......”Ray将手覆上Ron的手背,尽量不让手穿透过去而显得别扭,“再过一段时间你就可以更真实地感觉到我的存在了,不要着急。”

Ron看到Ray的双眸又重新恢复了之前的清冽,笑得更加轻松:“我会等你的。”

“嗯。”Ray也轻笑,“现在很早,继续睡吧。”

看着Ron侧身睡下,Ray的目光落在那张他看了无数年月的脸上,蓝眸温柔地似在荡漾着水纹,却有淡淡伤感。

“你就像我当初遇见你的年纪一样......”

“令人怜悯......”

他轻叹。

Ray的身影渐渐淡化在空气里。


Kevin看着在床上睡熟了的Bosco,最终还是把闹钟拿起来调到下一分钟,放在床头。

“铃——”

Bosco揉揉眼睛把闹钟拿起来关掉,就看见Kevin拿着手机站得挺直。

“什么事?”Bosco的声音还带着点鼻音,他扣好穿着的白衬衣的纽扣,眸子微微疑惑地看着Kevin。

“还记得昨晚那个记者吗?”Kevin的表情带着忧虑,“他抓到我们的料了,说是拍到了你在爆炸现场,并且带着一个神秘男人上车。”

Bosco知道记者所指的那个神秘男人是Ron,神色也凝重起来,“来找我们......他什么来头?”

“他叫Sammul,在S区出生,是华域的记者,名牌大学新闻系毕业,写过几篇热门报道。家境一般,看起来是个白道人,但其实与黑道也有交涉,不过没做过什么事。”Kevin拿出手机,打开昨夜他让人查后发来的短信,“我昨晚和他通过电话,他不肯和我交涉,要求你去和他谈。很嚣张嘛,如果谈不拢我让人处理一下他咯?”

“他一定是想从我这里拿比钱更需要的东西,如果只是奔着钱来,怎么会不和你谈?约他出来,定在三哥那家咖啡厅,上午10点。”Bosco戴上眼镜,淡淡说着,“在我没和他谈细前这件事你就观望好了。”他下床走到浴室洗漱。

Kevin点点头退出卧室并将门关上,靠在墙边给一串陌生号码发了条短信。

Bosco扣上雕着精致花纹的西装扣,让服务生上餐前的香槟。他喝下一小口,接着望向窗外H市的雨景。雨下得不大,但也足以打消人出行的想法,Bosco想如果Sammul先生只是个被他高估的自大狂,这种雨他会知难而退的。

“请问Bosco先生坐哪个位置?”

Bosco微微眯了眯眸子,看向那个顺着服务生指向而小步向自己桌走来的人。他那天晚上并没有看清楚Sammul的相貌,如今在餐厅暖黄柔和的灯光下,显露出面容的Sammul先生竟是个长得很清秀的男子。他穿得很正式,深棕的西装外套熨烫得整齐光洁,手腕上佩戴的是精制的名表。看样子似乎过得很好,但Bosco仍有些疑于他为什么还在做着前线记者做的事。

Sammul坐上Bosco对面的位置,对他友好地露出一个微笑。

“您好,Bosco先生。我是华域日报记者Sammul。”他的声音很沉稳,让人感到舒心。做记者需要的应该便是这种声音。

“我想这是一次特殊的访谈?”Bosco对他也微笑,但是一个讽意的微笑。他转头看向对着他方向和别人窃窃私语的服务生,示意他上菜。

“不如说是跟着Bosco先生您享受美食。”Sammul微微侧头看了一眼步伐略显慌忙的服务生,“只是一场交易,我觉得可以很轻松。”

“你说得很对,”Bosco的笑容也自然起来,“我们可以做个朋友。”

“做朋友?”Sammul的清澈眸子像是湖面激起圈圈水纹般,眼神微变。

“真是荣幸,可以与三哥的继承人结交。”Bosco闻言面色沉了沉,微笑带上些许冷意,“言重了。我不过是三哥的一个下属,三哥赏识我让我代理一些事务罢了。”
“您无须掩饰这件事。”Sammul切着送上来的西冷牛排,吃下一小块。“当年听闻龙头‘三哥’曾经在我住的那条街收养了一个孩子,后来便开始真正做起正当生意。没想到现在可以和您,或许是那个幸运的孩子——坐在同一桌切着牛排。我相信Bosco先生您已经调查过我。既然双方都了解,交易的事情可以详谈了么?”
“可以。”Bosco终于打心底浮起一些警觉。原来.....也是个不容易解决的人。
“我需要您帮忙查一个位置数据,它显示的地点在苗先生购置的地皮里。这个地皮上有一个废弃的制造园区,不过苗先生很多年前注册了一家小型企业,填写的地点在这个位置周围,应该已经被改造了。我想您能帮助我进入这家公司任职。”Sammul从西服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对经纬度。
“既然你有能力查得到,应该也有关系进去那里。”Bosco抿了口红酒。Sammul无奈地苦笑一声,“若是如此容易,我也不需要和您坐这里谈了。那家企业挂着的名头是虚的,联系方式是空号。我亲自去那个位置查看,但那里非常荒芜,几乎看不见有什么大型建筑。”
“......”Bosco微微眯起眸子,思考了苗侨伟最近几年放着不做的企业,有了些头绪,“我可不确定那家企业还能不能让你进去,也许三哥已经不做了。”
“不做我也需要门路进去那里。”Sammul双眸一冷。
“为了什么?你现在生活的应该很好。”Bosco有些疑然。
“告诉你也无妨。”Sammul轻叹,“为了至亲,我的妹妹。”


(第二章完)

 
评论
热度(5)
© C.Y.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