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L/2R 最近想产粮然而基本废了
港圈文都是黑历史请慎重点开x

【大概是猎奇/TVBL/主2R】穹顶暗鸦(序+第一章)

(这里是脑洞很大写文很渣的CY,剧情很迷 求不喷qwq)

【序】
“到底要付出多少你才会相信我?”他听到对方轻轻吐出“相信”两字时,脸上立马浮现出犹若即将渴死之人看到水时的期望表情。
「只要你的身体、你的思想、你的灵魂都顺从于我,我就会相信你。」他面带笑容,声音虽稚气,却甜如蜜糖。
「永远相信你。」他笑得愈发温柔,极为诚恳地强调着“永远”一词。
“好,即使把我一切都给你,我都不会后悔......”
声音微微颤抖着,带着孩童的天真,然而他尚未明白,命运会让他这份天真快速地消散而去。

Chapter 1
Kevin点燃了今夜的第十根烟,在黑暗里亮出小小的火光。
他的旧皮鞋与粗糙的水泥地摩擦着,发出细微却有些刺耳的响声。Kevin穿的很多,皮衣看起来极为厚实。虽然颜色泛着陈旧,但是识货的人看得出来那绝对是价值不菲的衣物。不过在这种治安都不算太好的街市,怎么会有人看出来他穿着和行走着的路人毫不相似呢。
“你的脚可以安分点么,KC。”耳麦传来低沉磁性的男声,Kevin叼着烟,对着他右上角的监控探头露出一个痞气的笑容。
“不如叫人给你搬个站台,到路边扮泊车的古惑仔好了。”
“别啊,”他吐出烟气,靠在水泥墙上,“这样痞气别人才不会觉得奇怪嘛。”
“你这样别人只会以为你在拍杂志相。”耳麦那边的声音有些不悦。
“OKOK.....”Kevin摇摇头,表情认真了一些,“但我对今天的目标实在是提不起精神啊......他一点防备都没有,真的是杀人犯么?”
“我肯派你来自然是因为他棘手。之前三哥几次都花了很长时间才把他带回来,现在三哥已经要求我以最高效率了,当然不能花太多时间让三哥看低我。”耳麦那方的人叹了口气,“终于快见到他了,我竟然很紧张。明明我不是那个第一个直面他的人啊。”
“放心,我肯定会把他带到你面前的。”Kevin用安抚小孩的语气小声说道。
他刚说完,便听见自己站着的小巷出口那边传来巨大的爆炸声。
“KC!”耳麦那方的人意识到什么,着急地大声唤着。
Kevin倒吸一口气,“这么快就要我临阵么?”他吐掉还冒着火星的烟头,朝出口跑去。
目标所在的那栋大楼着火了。
火势是最先从目标的那层楼开始蔓延的,烧得最严重的便是Kevin要带走的人住的地方,火舌都从烧得焦黑变形的窗台里冒出来了,舔舐着街两边挂着的电线,无须设想这条街停电一阵子是跑不了的了。
“嘶——”Kevin发出蛇类的嘶声,不禁感觉有些头大。他果然是赢得太多,轻敌了。
人流变得很混乱,Kevin不打算挤进去,那样更难找到目标在哪,他试着跟在人流边缘,寻找目标的踪影。
他很快便注意到惊恐的人流里一道很不寻常的目光在不经意地注视着他。
那是一种对他的提防,像是做贼心虚——
Kevin露出胜利者的冷笑。
他手飞快地抓住一个人的帽檐,但对方很快便挣脱开来,朝相反方向冲出人流。被他撞到的人虽然有些不满,但很快就淹没在嘈杂的人声里。
Kevin嗤笑一声,以丝毫不亚于那人的速度冲出人流,手里露出一支麻醉针。他有把握将麻醉药注射进目标体内去,然后带着变乖的猎物去找人领赏。
那人忽然猛地刹住,上身绕了一个圆弧闪过冲来的Kevin,极为精准地将Kevin半搂进自己怀里,露出腰间别着的短刀。
虽然对方处于上风,但Kevin觉得对方体力已经不够了,急促的喘息声他听得清清楚楚,甚至闻得到那喘出的气体里隐隐的腥味——果然是杀人犯啊。
对方拔出短刀,迅猛地刺向他背后,却只听见沉闷的一声刺进硬物的声音——Kevin穿了好几件防弹衣,原本以为目标会带枪,没想到竟然是以近身武器为主。
Kevin分毫未损。他发出笑声,带着嘲讽:“这么费劲,不如早点和我回去见Mr.Bosco,我也不用浪费子弹了。”
听到Bosco,对方愣了一下,忽然开口,声音暗哑:“Bosco.....的人?”
“怕了么?”
“......”对方将Kevin一把放开,黑色的帽檐将他的面容遮去一半,在街道的灯光下露出下半脸冰冷的弧度,嘴唇紧闭着,嘴角还带着血迹。
“走。”他和Kevin僵持半晌,才轻轻吐出一个字。
黑色的七人车停在路边,车窗紧闭着,看见Kevin时一扇车窗才摇下了一些,露出一张温柔斯文的面孔,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看见Kevin背后半张脸都隐藏在帽檐下的人,脸上的焦灼都化成了安心。
“Ron。”他摘下耳麦,叫着Kevin身后那人的名字。

Kevin把麻醉针一下插进Ron的右臂,见其缓慢地失去意识后旋即开门,“现在不是打招呼的时候,Bosco。我们必须再快些离开这里。”
Bosco点头,让出位置来把Ron扶上座位,车门甚至还未关好,车辆已经发动,快速地驶远这条处于混乱的街。
Bosco看向靠在自己肩上身形高大的人。他略微迟疑,最终还是伸手揭下他故意遮得很低的帽子。
那是一张冷峻的英气面孔,脸上旧伤和新伤多得甚至已经重叠在一块,让人看着都觉得胆寒。但是仍旧是无法完全地将其面容改变得狰狞无比,反而有种异样的病态美。Bosco这活过一生都未曾很细致地去看那张脸,他只记得小时候在病房里看见半张脸都在血污里的那个Ron,那时是因为Ron撞墙自杀未遂,结果被护士强行绑在床上处理伤口,他正巧经过,与扭头躲开酒精棉的Ron对视了一眼。
这是过了多年,Bosco终于很突然地可以第一回仔细地打量那张已经成熟的面孔。
Kevin从车后镜侧目看了一眼两人,在等红绿灯时转头用口型问了一句Who’s he。
Bosco轻轻扫一眼Kevin,“他是教授Roger.W的儿子,Ron。”
Kevin震惊地看了一眼昏迷着的Ron,“真的?可是Roger教授......”
“他没死,是三哥秘密藏他到现在,”Bosco叹气,“因为那场事故他之后已经出现了精神障碍,本来有好转的现象了,可是几年前他突然离开,我们好几次把他带回去继续治疗他都又逃了出去,这些事三哥没有让你插手,所以不知道也是正常的。这次是我要求让你参与的,因为......”
“他杀了人。”Bosco淡淡说道。
绿灯亮起,车辆拐了个弯,往郊区方向驶去。
Kevin半眯起眸思忖,“没有记错的话,您之前一直在跟进吸血鬼抢劫那单case。和他有关?”
那件案子Kevin记得很清楚,犯罪者用钝器敲晕受害者,当受害者醒过来的时候,大部分财物都被搜走,身上通常都有一道伤口,虽然只是流血的程度,但是血迹却与失血量并不符,所以被称吸血鬼抢劫。
Bosco很肯定地点点头,“对。根据那些受害者的描述以及他当时逃跑的路线来看,我们推断是Ron做的。我一直动用警方的线人查他,但是他把自己遮得很严,几乎没有明显的行踪,线人也无法接近他。”
Kevin皱皱眉,“这么保守?可不像是个常年被治疗的精神病人。”
“或许是他想得够周到而已.....”Bosco无奈地笑笑。经历过那种事,想必谁都会把自己武装的滴水不漏。
Kevin把车停在一家私人医院的后门,这个后门隐藏在花园后,一丛茂密的植物将其掩盖得很好,不容易被人发现。他把Ron抱在怀里,放在早就准备好的病床上,指使等候的护士将其推到监护病房。
“我打个电话给三哥。”Bosco拿出手机拨通了号码,Kevin轻轻颔首,转身跟上护士。
在一声拨通的音效响起后,Bosco用平静的语调淡淡说道,“三哥,病人到了。”
“先让人给他做全身检查,你和KC都上来找我。”
Bosco快步走向电梯,同时挂断电话,向Kevin发送上楼的短讯。
几乎是同时,两人在三哥的房间门前会面,Kevin往后退了一步,笔挺地站在Bosco身后。
Bosco冷静地敲两下门,“三哥。”
“进来。”
门发出一声轻响,Kevin在Bosco身后快速闭了一下眸子,稳定住自己的心神。每次见到三哥他都会不自觉地有紧张感,大约是对方在他心里实在是传奇一般的人物,拜访他犹如对着神迹祭祀。


一个中年男人坐在纯黑色的沙发上,正在翻着一沓厚厚的报告。美玉般的面容虽然已经显出几分苍老,但是沉着威严的气质却完美地将那几分老态弥补,剪裁得体的定制西服与手腕上表面切割得极为精妙的名表,每一处都显露出上层社会的贵气,明眼人很容易便看出这是一个在商场打拼多年的老将。他抬起头,淡淡地扫一眼两人,“坐。”
Bosco露出得体的微笑,坐在三哥旁边的沙发上,“三哥找我们什么事?”
尽管Bosco被三哥收养这么多年,也不敢在外人面前显露出半分与三哥关系亲昵的样子。他知道三哥的形象一直被定位为商业领主,占据着H市一部分产值的三哥苗侨伟,人人皆知。而自己只是一个在外人看来为三哥得力助手的人,若是让人知道自己与三哥的养父子关系,难免被人说闲话。即使是贴身保护了自己多年的Kevin,他虽然有和Kevin提及这件事,但也很少在Kevin面前露出那么一点父子之间应有的亲密。

苗侨伟将报告递给Bosco。Bosco一愣,接过报告开始翻看。这是Ron的个人资料,包括几份病历报告,详细到连治疗时与Ron的对话都写明了。Bosco隐隐明白,三哥是打算把主治医生的位置交给他。Bosco犹疑了一下,试探道:“三哥是想......?”
“这次治疗主治医生由你担任。”苗侨伟也不打算说前话,“阿BO,你已经是一名心理医生,这是一个可以帮助你提升能力的机会。”
“嗯,谢谢三哥。”Bosco点点头。眼镜下凌厉的双眸闪过淡淡忧虑。他现在虽然已经是毕业,但未曾真正接触过心理病人。而三哥交予他的第一个病例,便是自己一直很在意的Ron,他想将Ron治好,又担心自己的经验浅薄,未免能获得成效,毕竟对象可是几次逃跑的犯罪者......别说是他,连三哥之前请的资深心理医生都只是能改善Ron的情况。
“那,KC。你负责保护BOSCO和阿RON。”苗侨伟露出满意的笑容,又看向Bosco身后的Kevin。
“放心吧三哥。”Kevin自信地笑着,露出一口白牙。
苗侨伟将目光转回正惴惴不安地思考着的Bosco,冷色的灯光照着对方的面容,这个被他从少年时带大的孩子已成长为一个尽显成熟风度的精英人物。
他还记得当年是如何将Bosco带回来的,风月场艳色的灯光将那个藏在老板娘身后瘦小的身影暴露出来,他头朝那里侧了侧,老板娘便心领神会地将小孩牵到他面前,小孩穿的简简单单,一件白衬衣和水洗得掉色的军绿短裤而已,小脸却长得清俊。他心生怜爱,摸了摸那孩子因为营养不良而显得毫无光泽的黑发。
“你会带我走吗?”孩子问,双眸期待地望着他,像一只摇着尾巴的小猎犬。
苗侨伟没有回答他,反而问,“你叫什么名字?”
孩子愣了愣,“Bosco。”
“好。”苗侨伟对他露出友好的微笑,捏起对方柔软的下颔,“阿Bo,我会带你走。你会过的比现在好一万倍。”
幼年的Bosco也回了一个孩童最无邪的笑容,却又低下头去,“可是你看起来......
“并不像是一个好人呐......”他弱弱地说着。
苗侨伟尽管被很多人形容成这样过,但他还是惊讶了。
小猎犬果然很不懂事,但苗侨伟喜欢小孩子的直率。
“是不是好人,你以后就知道了。”

Bosco从私人医院正门出来。被夜风一吹,有些疲惫的他终于是精神了一些。
“我送您回家。”Kevin给黄宗泽披上一件风衣,神色染上担忧。
“好。”Bosco抓紧了风衣的两边,尽量让自己的身躯都能因那件宽大的风衣而抵挡夜风的侵袭。
Kevin忽然听到接近着的风中急促的脚步声,将目光锁定在了远处小跑来的人。
“喂你是——”Kevin话头被人快速抢去——
“打扰您了Bosco先生,我是华域日报的记者,有人目击到您曾在某爆炸事件发生地乘车出现,请问是否与这次严重爆炸事件有关?”一身轻便穿着的人急促地问着,Bosco被突然到来的记者吓得双眸闪过一丝慌乱,还是冷静下来以温和的笑容回应,“抱歉,我并不知道发生了爆炸事件,现在我有要事,失陪。”
两道身影还未停留多少时间便匆忙地从记者身边擦过。
记者有些无奈地看着那两个身影远去,手机响起,他手指一划接通。“我就说你抓不到料的嘛,Sammul。你既然急着要钱,便去贷款咯。”
“......”Sammul沉默,又叹了口气,“你不懂,那样会一直赔的。”
“我相机里有他在场的照片。”他最终淡淡说道。
(第一章完)


 
评论(2)
热度(9)
© C.Y.SAMA | Powered by LOFTER